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神话娱乐主页 > 营销名家 >

网站导航

营销名家

瑜伽派哲学的名义、史料和主要思想家

2019-06-22 07:29 | 发布者: 神话娱乐 | 查看:

  瑜伽是印度正统派六派哲学之一。瑜伽在发展过程中常常与数论结合在一起,因此被称为数论的姐妹哲学。

  但是严格地说,瑜伽不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一种哲学思想体系, 毋宁说是一种古代遗传下来的巫术或教实践,印度很多教都采用这种实践作为实现他们的手段或方法。

  由于这种方法和手段往往是和所要求达到的目标和认识过程相联系的, 因此也涉及到了哲学上的本体论和认识论的问题。

  瑜伽是梵文yoga一词的音译,这个叫的词根是 yuj, 与英语中的yoke 同源,在《梨俱吠陀》中原意是给牛马“装上道具”。

  我国旧译为相应1, 现代又广义译为超觉等等,印度各种教哲学派别对它有不同的解释2。

  《喻伽经》称瑜伽为“抑止心的作用”3也就是说,一个者通过瑜伽种种行法,控制自己的心理活动,使个体意识与意识相结合,从而获得。

  《摩诃婆罗多》中曾提到过从事瑜伽的者有吠世斯泰(Vašitha)、阿悉多一提婆罗(Asita Devala)毗耶娑(Vyãsa,此人经一些学者考证不是后来《瑜伽经》的注释者)和阇吉莎维耶(Jaigisavya)等人。

  阇吉莎维耶著有«执持论»(Dhãrana-sãstra)一书,这书阐述了瑜伽的行法,惜已散佚, 但在毗耶娑所著的《瑜伽论》中还有残片的记述5。

  我国«金七十论》中所提到的数论第三祖般尸诃(约公元前150-50?)也是一个瑜伽师6,因为毗耶娑的《瑜伽论》中常常援引他的观点井作为对瑜伽的权威解释。

  瑜伽学说最系统的阐述见于钵颠阇梨(Patañjali)所编著的《瑜伽经》(Yoga-sûtra),因此有人认为钵颠阇梨是瑜伽派的创建者。

  有人认为他就是对印度古代著名文者波弥尼文典所作注释《大疏》的作者,推定其为公元前一世纪人7,但也有人认为是另外一个人。

  由于这书中曾过佛教一切有部的“四论师说”和瑜伽行派的“三界” 和“自证分说” 并且援引过耆那教《真理证得经》和数论《金七十论》的观点8因此很多学者认为《瑜伽经》不是一个时代的产物, 第四章明显地是后人增补的。9编纂的年代大约在公元三百至五百年之间。10

  公元五百年左右毗耶娑(广博,Vyãsa)对《瑜伽经》作了注释11。《数论经》连同毗耶娑的注释被称为《瑜伽论》(Yoga-šãstra)。

  《瑜伽论》对于“经”作了比较系统的注解, 是为权威和古典的著作,这个“论” 与数论的关系很密切,自己公开是《数论的解明》(Sãmkhya-Pravacana), 但是我们明显地可以看出有着很多不同的地方。

  其中重要的有九世纪筏遮塞波底· 弥室罗(语主)所写的《真理明晰》(Tattvavašãra­di),十一世纪菩阇提婆(Bhojadeva)对《瑜伽经》所作的注释《菩阇提婆评注》(Bhojavrtti), 但此注对《瑜伽经》的思想并没有重要的发挥。

  十六世纪吠若那比柯宿(识比丘,Vijñãnabhiksu)对毗耶娑注所作的《瑜伽复注》(Yoga-vãrttika)以及阐发他自己思想的教科书 《瑜伽学说精要》(《摄瑜伽精髓》Yyogasãrasamgraha)。 识比丘是吠檀多一元论的著名理论家,他力图综合吠檀多和数沦一瑜伽的 哲学井对筏遮塞波底·弥室罗的观点进行了,十八世纪那乔吉跋陀(Nagojibhatta)再作了《评注》。

  《唯识述记》二说:“言瑜伽者名为相应。此有五义,故不别翻。 一与境相应, 不违一切法自性故;二与行相应,谓定慧等行相应也;三与理相应, 安、非安立二谛理也; 四与果相应,能得无上果也,五得果既圆,利生救物,赴机应感,药病相应也。此言瑜伽,法相应称,取与理相应,多说唯以惮定为相应”。这当然是从佛教唯识论的立场上去解释的,但也包括着瑜伽原有的一些涵义。

  最胜子的《瑜伽师地论》说:“谓一切乘、境、行、果等所有诸法皆名瑜伽,一切并有方便善巧相应义故" ,即认为瑜伽包括全部佛法。

  《瑜伽经》(1,2), 本章所引瑜伽经和注释主要依据罗摩·普拉萨特(Rama Prasad)的《瑜伽经注》对详本。见«印度圣书》为第 XIV 卷1924。 这其中包括毗耶娑的注,筏遮塞波底·弥室罗的复注即《真理明晰》;主要参考的是本多慧著:《瑜伽经注解》(平乐寺书店,1978)和佳保田鹤治的《瑜伽根本经典》的梵日对译本,并参考克里希那·帕·巴杜尔(Krisbna P.Bahadur)和S.拉达克里希南等多种英译本。以上各书的章节基本一致。

  十一世纪菩阇提婆的《瑜伽经评注》中提到钵颠阇梨的名字,另外《瑜伽经的某些观点是和钵颠阇梨一致的,因此印度达斯古普塔、美国伍斯(J. H. Woods)都认为《瑜伽经》是钵颠阇梨所编著。 参见达斯古普塔著:《印度哲学史》对第一卷第238页。

  真谛译《金七十论》二十三长行说:“夜魔有五:一者无嗔恚;二;三 l勾外讲净;四减损饮食五者不放逸,尼夜摩亦五 一不杀;盗;三实语;四梵行;五无谄曲。”与《渝伽经》(Ⅱ.30,Ⅱ.32)的内容基本相同,但《金七十论》把夜摩与尼夜摩额倒了过来 ,这不知道是的疏忽还是排印的错误。

  众说纷纭,采一般的说法,约可布(Jacob)教授认为《瑜伽经》(IV,15)对佛教唯识说进行了驳难,又提到了世亲在《俱合论》中所述毗婆娑部“三世实有”的观点,因此,《瑜伽经》应亲之后,即五世纪戊立。H本金仓圆照不同意约可布的说法,认为《瑜伽经》的出现大约在公元二至四世纪之间, 毗耶娑的注约在公元五、六世纪左右。 详见金仓圆照撰《瑜伽经的成立与佛教的关系》 载《印度学研究》第一卷第2期第9-10页。1953。

  毗耶娑的生卒年代,伍斯认为是650—850;拉达克里希南认为是4世纪;达斯古菩塔认为是400年。

      神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