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神话娱乐主页 > 营销管理 >

网站导航

营销管理

关于审慎考量《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

2020-03-03 12:35 | 发布者: 神话娱乐 | 查看:

  《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第八条第二款,“网络药品销售者为药品零售连锁企业的,不得通过网络销售处方药、国家有专门管理要求的药品等”(以下简称“网络销售处方药条款”)。该条款违反了《中华人民国立法法》,且对于行业监管和药品服务难以达到正向积极的立法效果。

  首先,《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由食品药品监管总局起草发布,依照《立法法》之,上述文件属于“行政规章”。根据《立法法》第八十条,“部门规章的事项应当属于执行法律或者国务院的行规、决定、命令的事项。没有法律或者国务院的行规、决定、命令的依据,部门规章不得设定减损、法人和其他组织或者增加其义务的规范,不得增加本部门的或者减少本部门的职责”。《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第八条“网络销售处方药条款”,明显了《立法法》上述第八十条之,具体阐述如下:

  1、“网络销售处方药条款”系减损、法人和其他组织的“性规范”。“网络药品销售者为药品零售连锁企业的,不得通过网络销售处方药”一旦生效,则网络药品销售者将无法从事网络销售处方药的商业活动,直接网络药品销售者从事上述商业活动的,常明显的减损的法律条款。同时,患者也将无法通过网络购买的方式获得处方药。这一条款不仅了网络药品销售者的销售,也同时了患者通过网络购买处方药的,其减损的对象,也包含了有正常、购买需求的。

  2、现行法律和国务院的行规、决定、命令,均未涉及网络销售处方药的性规范,立法层级上存在缺失和断层。我国现行的《中华人民国药品管理法》,制定于1984年,虽几经修订,但仍有部分无法适应时代发展和行业更新现状的内容,亟待更新。其中就包括针对药品开展分类管理的条款。根据《中华人民国药品管理法》第三十七条,“国家对药品实行处方药与非处方药分类管理制度。具体办法由国务院制定”。然而,我国目前并未制定针对上述药品分类管理的具体制度,在立法层级上存在断层。此外,针对互联网药品交易,《中华人民国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第十九条,“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的管理办法,由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制定”。除以上规范文件以外,我国目前并无现行有效的法律、行规,针对网络销售处方药进行,上述内容,目前在立法层面是缺失的。

  3、上述立法行为缺少法律依据,违反《立法法》第八十条之。如上所述,《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第八条“网络销售处方药条款”,是在“行政规章”中设定减损、法人和其他组织或者增加其义务的规范,依照《立法法》第八十条之,没有法律或者国务院的行规、决定、命令的依据,部门规章是不得作出上述设定的。而我国现行法律和国务院的行规、决定、命令,均未涉及针对网络销售处方药的性规范。在此前提下,《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作为拟出台的“行政规章”层级的法律文件,不具有相应的立法权限,其立法主体、立法逻辑均了《立法法》的。

  其次,《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的立法主体食品药品监管总局不具有完整的立法权限和立法能力。根据《立法法》第八十条之,《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的立法主体,并不具有制定“网络销售处方药条款”的立法权限。此外,药品网络销售的监督管理,涉及到网络监管、金融支付等多个领域,并不仅仅局限于食品药品监管总局的职权范围。也正是这个原因,《中华人民国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第十九条特别,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的管理办法,由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制定”。仅由食品药品监管总局来制定针对处方药互联网销售的性规范,从立法能力而言,也存在现实的局限和缺陷。

  第三,“网络销售处方药条款”了服务发展的趋势和需求,不符合《立法法》第六条之,无法达到正向积极的立法效果。《立法法》第六条,“立法应当从实际出发,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和全面深化的要求,科学合理地、法人和其他组织的与义务、的与责任。从目前药品互联网销售服务的发展趋势和服务能力来看,通过互联网销售药品,不仅为普通提供了更为快捷和便捷的服务,而且服务质量的提升也是有目共睹的。而“新零售”依托网络信用体系的不断完善,已经可以从交易环节中实现事前监管、事后追责,交易安全性、用药安全性等,都可以得到软件和硬件的保障。 从需求层面而言,伴随着我国“老龄化”、“空巢老人”等社会问题的不断加剧,诸多行动不便、缺少照顾的老年患者,对于处方药的需求,通过互联网销售服务来完成,常符合现实情况和未来发展趋势的。也正是这一原因,目前对于网络销售处方药,是存在、合理、且体量不断扩大的现实需求的。网络销售处方药,不仅了新零售在药品行业的发展趋势,也无法满足对于处方药购买的正常。综合以上阐述,“网络销售处方药条款”,不足以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和全面深化的要求,与目前的现实需求和行业发展趋势并不相符,亟待征求多方意见,进一步论证考量。

  综上所述,《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对于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和行业发展,具有重大意义,其影响力常巨大的。然而,“网络销售处方药条款”违反了《中华人民国立法法》(以下简称《立法法》)第八十条之,缺少立法依据,不具备立法权限,不符合立法逻辑。:

  1、从“上位法”的立法入手,逐步细化监管规范。网络销售处方药缺少上位法的规范,在立法上存在断层;与之相对应的是现实存在的行业发展趋势和大众需求。因此,强烈呼吁相关部门针对处方药的分级管理、网络销售处方药等新兴领域,制定有效、可执行的“上位法”。

  2、广泛听取专家、部门、行业代表的意见。网络销售处方药,涉及到药品监管、网络监管、金融支付等多个领域,而涉及的问题又关注民生,是重大复杂、专业性极强的立法事项。为此,强烈呼吁相关部门参照《立法法》第三十六条、第五十之,组织召开听证会、研讨会等,听取相关领域的专家、部门、行业代表等社会的意见,在此基础上,制定切实可行的法律文件,以期达到更好的立法效果。

      神话娱乐